您好,欢迎来到 中国大学生在线

第十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之杰出作家余华:生活比写作重要 写作比获奖重要

2014年05月07日 16:02:49 来源: 北京文艺网 作者: 字号:TT

“在昨天的第十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仪式上,年度杰出作家最终授予作家余华。颁奖词写到,“余华的写作,勇敢而不偏狭,幽默而不乏庄重。他的小说,不仅揭示现实,也创造一种现实,并通过不断重释小说与现实的复杂关系,续写今日的文学中国。””

第十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在顺德颁发。余华凭借《第七天》获得年度杰出作家。青年作家田耳和赵志明分别斩获年度小说家和年度潜力新人奖。余华在获奖感言中说,“我们确实是老了,到了我这样的年龄,说句实在话,我觉得生活比写作重要,写作比获奖重要,当然获奖比不获奖重要。”在被记者问到每一部作品都在畅销的同时争议很大,余华说,这是一种必须要适应的生活方式。作家没有办法预设读者,“众口难调,最好的厨师做的菜也不可能每个人都喜欢吃。”

余华是被增补出来的年度杰出作家

据介绍,参与本届评奖的终审评委为苏童、马原、徐敬亚、麦家、阎晶明、谢有顺、帅彦。“年度杰出作家”的评选是每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重头戏,本届进入最终提名的作家有阎连科、黄永玉、西川、洛夫、韩少功,都是非常有竞争力的作家。

在终审会评议“年度杰出作家”提名作品环节,终审评委、作家马原启动终审评委增补程序,动议增补余华的《第七天》进入“年度杰出作家”提名。马原说:“一个重要的文学奖项不应错失余华这样一个重要的作家。之前余华的作品《兄弟》,因分上下两部在两个年度出版而没有进入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提名,我个人一直很遗憾。五六年之后,我们盼来余华的《第七天》,我负责任地说,《第七天》的品质和价值也不逊于其他五部作品。”“年度杰出作家奖,一直有奖励作家许多年里的劳动,带有终身成就奖的意味。因此,我提议增补余华的小说《第七天》进入年度杰出作家的最终提名。”随后,其他六位评委对马原的增补动议进行了表决,共有四位评委表示同意。根据评选规则,马原的动议通过,余华进入提名。

余华:一个作家如果太在乎批评,就没有办法往下写

在余华的颁奖词中写道,“余华的写作,勇敢而不偏狭,幽默而不乏庄重。他的小说,不仅揭示现实,也创造一种现实,并通过不断重释小说与现实的复杂关系,续写今日的文学中国……他已无意探索内心的深渊,却以简单、直接的写作现象学,使我们对内心、现实,甚至小说本身都有了毁灭性的认识,余华用荒诞的方式证明了荒诞依然是这个世界不可忽视的主体力量。”

青年作家田耳在获奖感言中笑称,年度杰出作家属于“老年组”,余华幽默地表示,“田耳说得对,我确实是老年组的。我昨天来了以后,餐厅坐了很多人我一个人都不认识。过去熟悉的人,基本上不是退休,就是马上要退休了。中午吃饭时遇到了马原,吃饭前,先给自己打胰岛素,吃饭时说自己得病的名字,跟他写的小说一样多,我们确实是老了。到了我这样的年龄,说句实在话,我觉得生活比写作重要,写作比获奖重要,当然获奖比不获奖重要。”

《第七天》去年出版后引起巨大争议。余华说,一个作家如果太在乎批评,就没有办法往下写。也有人质疑这种与现实零度贴近的写作方式,余华说,“离现实近或者远,每个作家根据不同的题材会有不同的选择,不是说有一个固定的模式。”他依然坚持《第七天》是他至今最满意的作品,“我一般最喜欢自己最新的书。”对于读者,余华说没有办法去预设,“当读者只有两个人还可以,人一多,没办法,众口难调,最好的厨师做的菜也不可能每个人都喜欢吃。”据悉,《第七天》今年将出法文版,明年1月在美国等地上市。

孙郁:当下写批评文章最好的是作家

诗人张执浩获得年度诗人,田耳获得年度小说家。田耳说,“我私下里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六个奖项分成青年组、中年组和老年组。年度新人奖在我理解是青年组,年度杰出作家无疑是老年组别。我贪心不足,还想觊觎年度杰出作家奖。从奖金额度的设置上不难算出,为了得到年度杰出作家奖,此后我得付出五倍的努力,这充满挑战,也让我很兴奋。”

曾经获得过第五届年度散文家的李辉获得本年度散文家奖。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则获得了年度批评家奖,年度潜力新人奖由作家赵志明获得。

孙郁说,“我个人觉得批评文章写得好,应当是有思想的人。中国有一些优秀的作家,他们的批评文章写得非常漂亮,当下的批评文章写得最好的是作家,而不是思想家写的。鲁迅、茅盾、孙犁、木心,无不如此。所以从事批评的人,不妨也有点写作的试验,不仅有理论,还要带着感性的经验。”

[责任编辑:刘宇宏]

第十二届华语文学媒体大奖 余华 《第七天》 杰出作家

我要评论(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)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全部评论0条)

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