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
官方微博

《人类简史》:原始社会比想象中幸福?

我要评论(0) 字号:T T 2015年09月28日 来源:新浪

【导读】《人类简史:从动物到上帝》是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·赫拉利的一部重磅作品,引发多国争相引进版权,目前已有近30种不同语言的版本出版。

《人类简史》:原始社会比想象中幸福?

《人类简史》

《人类简史:从动物到上帝》是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·赫拉利的一部重磅作品,引发多国争相引进版权,目前已有近30种不同语言的版本出版。

10万年前,地球上至少有6个人种,为何今天却只剩下我们自己?我们曾经只是非洲角落一个毫不起眼的族群,对地球上生态的影响力和萤火虫、猩猩或者水母相差无几。为何我们能登上生物链的顶端,最终成为地球的主宰?这部宏大的人类简史,见微知著、以小写大,书写了人类200万年的演化历程,让人类重新审视自己:明白了我们从哪里来,才能想清楚我们要去哪里。

“知识突变树”

 改变大脑

在作者天马行空纵横挥洒的文字之下,10万年智人崛起的历史,如同一场电影,起初还是慢慢铺展,而后剧情突然加速,充满了惊险,甚至有些不可思议。

赫拉利倾向于认为,智人不仅把自己的“表亲”尼安德特人、匠人、直立人赶出了地球,还在不断开疆拓土的过程中造成了其他物种的大灭绝,而且这种大灭绝并非始自人们通常认为的工业革命,而是始于几万年前智人的一次基因突变。

很久以前,世界上有好几个人种,其中只有智人——你我——存活至今。这个人种可以追溯至连续不断的三场革命:认知革命(我们变得聪明)、农业革命(让大自然为我所用)和科学革命(我们变得强大而危险)。

作者认为,智人这个人种最初只是在东非游荡觅食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群体。然后,“从大约7万年前开始,智人开始做非常特殊的事情”。在这场“大跃进”中,我们的祖先突然克服了惰性,走出非洲,并发明船只、战斧和美妙的艺术。

究竟发生了什么?作者认为,一个尚未发现的“知识突变树”改变了我们大脑的“内部连线”,使我们得以“利用一种全新的语言交流”,一种使人类能够在群体内合作的全新语言。突变后,人类在地球各处迅猛发展。

作者描述了这样的画面:4.5万年前,智人冲出亚非大陆后一路开疆拓土。在澳大利亚被智人发现的几千年内,这里的很多大型动物便永远地消失了,而后悲剧又陆续在各地重复上演,西伯利亚、阿拉斯加、加拿大平原……每次动物大灭绝的时间点,都恰与智人首次踏上这方土地的时间相吻合。

农业革命并未让智人转性放下屠刀,反而为了让万物适应智人的新生活方式,对环境、动植物进行了无情地屠杀、改造,益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智人逻辑,造成了地球上的第二次物种大灭绝。

作者预见,人类将目睹又一个划时代事件。我们将在几个世纪后消失,要么因为我们获得了神明般的力量,变得难以认出,要么因为我们对环境管理不善而自我毁灭。

人类不擅长将能力转换为幸福

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,原始社会通常被描述成贫困的状态,充满了残酷的竞争。但作者认为,在原始社会,个体的生活质量优于农业社会,考古学证据可以支持这样的观点。

有一类证据来自古人类的骨骸。

早期农业社会的人的骨骸通常比狩猎采集社会的人小,而且有更多营养不良、疾病和畸形(比如因长期农业劳作造成的脊柱变形)的迹象。遗传学的证据也表明,很多对人类致命的疾病最初来自家畜家禽,猪和鸡在被驯化的同时,也把疾病带给了人类。

更重要的是,对古代聚居地和墓葬的考古发掘显示,早期农业社会有着前所未见的社会分层:有些人住在宫殿里,有些人却住在草房里;有些人的陪葬品极尽奢华,有些人的尸骨却被随意抛弃在大坑里。

赫拉利说,原始社会当然有它的艰难和残酷之处,但这些也存在于现代社会中。许多书和电影将原始社会描述得如此可怕,也许是为了让人们相信现代社会在各个方面都优于原始社会,以免人们对现实产生质疑。因此,我们更应该提醒自己,事实上,世界各地仍有数亿人口,对他们来说,今天的生活也许比几千年前的狩猎采集者更艰难。

作者说,我们常常用能力去衡量发展,认为我们的能力超越过去了,便是一种进步。但他认为应该用幸福来衡量发展。可惜,人类擅长获取能力,却不擅长将其转换为幸福。如今,我们拥有远胜过去任何时期的能力,享受着远胜过去任何时期的舒适生活,但我们就一定生活得比我们的祖先幸福吗?

作者用了一组数据进行对比。石器时代,平均每人每天为吃穿住和娱乐而消耗4000千卡能量。在今天的美国,人们每天的能耗是22.8万千卡,不只是为了填饱肠胃,还要“供养”他的车、电脑和冰箱。能耗差了60倍,但今天的美国人比当初的狩猎采集者快乐了60倍吗?不见得。“人类就像一辆车,司机一脚把油门踩到底,但变速杆还放在空挡,于是噪音嘎嘎,油耗很大,却走不了多远。”

科学不能回答关于价值的问题

人类在征服世界的高歌猛进中,没有获得相应提高的幸福感,却让曾经是伙伴的动植物陷入痛苦。

赫拉利认为,人类从食物链中段到顶端的仓促跳跃,不仅让生态系统猝不及防,就连人类自己也不知所措。在他看来,人类历史上众多的灾难,不论是生灵涂炭的战乱还是生态遭遇的浩劫,其实都源自这一仓促的跳跃。

作者认为,人类确实取得了一些真正了不起的成就,最值得一提的成功是减少了战争。21世纪初,世界正在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和平时期。不但国家间战争的数量和强度下降,而且和平的定义也变化了,即和平不只是“战争的缺席”,而是“战争的难以置信”。

但另一方面,我们也不能过于自信。因为,我们也必须看到,与人类的进步相伴是全球变暖、动植物大面积灭绝这样的生态恶化。

有时候,科学为解决问题而制造出新问题。科学虽然能赋予我们强大的力量,却不能告诉我们该如何驾驭这种力量。因为科学不能回答关于价值的问题,例如“什么是好的”,或“什么是重要的”。

所以,仅仅依靠科学是很危险的。

同一种技术可以被用在完全不同的目的上。比如,基因技术可以治疗癌症,也可以用来设计超级婴儿,或者创造生化武器。

作者说,“历史在人类创造神的时候开始,在人类成为神的时候终结”。

人类的演化已经脱离了自然规律。如今,科技通过智能设计,而非自然选择,来创造新的生命形式。在未来50到200年内,我们极有可能将自己“升级”为一个完全不同的物种。我们可能会制造出比自己强大得多的人工智能,我们还可能将自己的大脑与计算机连接。许多科幻小说中的设想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都会变成现实。

未来几十年,人类将会进行历史上最为剧烈的变革——人类的身体和想法成为变革的产物。或许,未来不再是造出飞得更快的宇宙飞船,而是人类自己就能飞。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·霍金也曾说,“人工智能的全面发展可能导致人类的灭绝。”

“我们人类究竟想要什么”,作者在书中最后部分追问。

赫拉利说,我希望读者从书中看到的不仅是人类的发展历程,更可以借此思考生命的意义,思考人类的命运。明白我们是从哪里来,才能想清楚我们要去哪里。

[责任编辑:刘宇宏]
标签:人类简史 大脑 幸福 原始
分享到:
复制链接 打印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(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)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推荐活动